理学在歙县传播和影响极深。理学的奠基人洛阳程颢、程颐和集大成者婺源朱熹的祖籍都在篁墩,故称其为“程朱阙里”。

程朱阙里朱熹著述自称“新安朱熹”

朱熹的母亲为本县县城人,父亲朱松曾在徽州府城南紫阳山老子祠读书,入闽后刻印章曰“紫阳书堂”,并以“紫阳”名其居。朱熹著述亦自称“新安朱熹”或“紫阳朱熹”。朱熹曾三次回徽州省亲和扫墓。第一次来本县拜见其外祖父祝确;第二次瞻仰紫阳山祝确故庐,讲学于老子祠,并题有“旧时山月”四字;第三次曾在县城东北的天宁山房讲学,本县听讲的有赵师端兄弟和祝穆、吴昶等人。在天宁山房,朱熹答问40条。朱熹死后,南宋理宗追封朱熹为太师、徽国公,亲自为本县紫阳书院题写匾额。元以后,历代封建王朝竭力推崇理学,把朱熹的《四书集注》定为科举考试的依据。本县学者对程朱理学更是信奉不移,“凡六经传注,非经朱子论定者,父兄不以为教,子弟不以为学也”(道光《徽州府志》),并在篁墩建“程朱三夫子祠”。当时,徽州“书院林立,以紫阳为大”,紫阳书院被视为传播程朱理学之圣坛。清代曹振镛称:“自宋、元、明,迄今数百年,江以南士之私淑文公,能于学校自表见者,必推我新安”。故本县被称为“理学之邦”。

程朱阙里吴昶请得朱熹亲书《四书注稿》

据《歙县志》和《紫阳书院志》记载,以道德品行为尊,被认定卫道有功者有:南宋末祝穆,久从朱熹居福建崇安,得其微言绪论。吴昶在朱熹回徽时,曾执礼馆下,后徒步到福建建阳就正所学,并请得朱熹亲书《四书注稿》回歙。昶安贫守道,著述甚多。

程朱阙里历代学者尊崇朱熹

元代曹泾,穷研经学,尤精诣朱子书,曾任紫阳书院山长,著有《五经讲义》等书,《文献通考》的作者马端临亦出其门下。元末郑玉,绝意仕进,筑师山书院教授门徒,昼耕夜读,教人以德行为本。至正间曾受赐封。明兵至,守将欲要用之,郑玉为全忠义,遂自缢而死。明初有唐仲实、姚琏,明太祖至徽,曾应诏进讲“平天下之道”,两人均不仕,后在紫阳书院任山长和讲席。清代有吴曰慎,深研易学,著有《周易本义》、《周易愚按》等书,相国李文贞将其著述选入御纂《周易折衷》。汪德元、江恒、汪知默、胡渊四人均学通性理,攻辟异端,并先后在紫阳书院任山长或讲席,时有“醇儒”之称。江恒著有《王学类禅臆断》,汪知默著有《笃行录》、《理学归一》等书。这批理学家大多恪守师训,治学严谨,讲学授徒,广注经典,在探索与研究本体与现象(理与气、心与物)、人性论、知行论以及道德修养等方面都有一定的成就,特别是他们继承和发挥了朱熹的“穷理之要,必在于读书,读书之要,莫贵乎循序渐进”的思想和以“明人伦”为目的,包括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等——套为封建社会培养人才的教育方法,对徽州的政治、道德、文化、教育都有重大的影响。商人“贾而好儒”,称为“儒商”;医家以儒通医,称为“儒医”;匠人也称“儒匠”。徽商获利以后,回乡投资办义学、建书院,促进了家乡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

程朱阙里封建统治者借理学巩固礼教

历代封建统治者,为维护和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借理学来巩固礼教,因礼教而提倡理学,理学的地位被越抬越高,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理学成了“官学”以后,结果使人们思想僵化,其影响愈来愈表现出消极的一面。理学家宣扬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对本县妇女毒害尤深。民国《歙县志》16本,其中《烈女传》就占4本。徽人赵吉士指出:“新安节烈最多,一邑当他省之半”。
新安理学是中国思想史上曾起过重大影响的学派,而在新安(后称徽州)的传播和影响尤深,世称“新安理学”。理学的奠基人洛阳程颢、程颐和集大成婺源朱熹的祖籍均在歙县篁墩(今属屯溪),故其为“程朱阙里”。
朱熹提出了“天理”、“气”、“格物致知”、“知行为一”等一系列重要思想范畴。他认为“理”是至高和包罗一切的,故称“理学”。他所说的“理”,实际上指封建伦理纲常。而且认为“理”是永恒存在的,企图使封建伦理永恒化。他还认为理和气不能相离,在哲学上发展了二程关于理气关系的学说。朱熹广收弟子,亲自讲学,门生遍布各地,有学术成就、政治建树者颇多,这使朱熹学派成为理学史上最有势力的学派。他曾三度回徽省亲,每次逗留数月,所以徽州从其学者甚众。程朱理学成为徽州正统的学术思想,徽州学者对程朱理学更是信奉不移。

程朱阙里新安理学的主要著作

程朱阙里早有《四书发明》等

新安理学的主要著作,有解释程朱理学命题的《性理字训讲义》、《太极图书》、《近思录注》,阐发程朱学术思想的《四书发明》、《书传纂疏》、《礼记集成》、《六典撮要》等。从南宋前期至清乾隆年间,新安理学在徽州维系了600多年,对徽州社会文化的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 《四书章句集注》理学名著,亦是朱熹 最有化表性的著作之一。 《四书章句集注》的内容包括《大学章句》1卷,《中庸章句》1卷,《论语集注》10卷,《孟子集注》7卷。朱熹在其后半生用了大量心血撰写和反复修改四书的注释,经过40余年的研究探索,到70岁临死前一天还在修改四书《大学》诚意一章的注释。他认为“四书”完整地代表了由孔子经过曾参、子思传到孟子这样一个儒家道统,而二程和自己则是这一久已中绝的道统的继承和发扬者。因此,他费半生精力为四书分别作了注释,给《大学》区分了经传并重新编排了章节,还将四书作为一部“套书”刊行,“四书”之名由此始定。注释中多发挥理学家的论点,较系统地反映朱熹作为集大成者的理学思想。明清统治者重视理学,《四书章句集注》成为官定的必读注本和科举考试的依据。《诗集传》 《诗经》注本,南宋朱熹撰。全书原20卷,后人并为8卷。其书采杂古人《毛传》、《郑笺》之说,并间用齐、鲁、韩三家诗义,但均以自己的理学观点为标准加以取舍,言其旨在探求《诗经》的本义。也因此,所作解说与《诗序》颇多不同,对破除盲目崇信《诗序》的观点起到一定的作用。《周易本义》阐释《周易》的专著,南宋朱熹所撰。共12卷。

程朱阙里后有《朱子语类》等

《朱子语类》理学家朱熹讲学、答问语录的分类汇编。 《书说》吴昶的理学著作。吴昶(?—1219),字叔夏,南宋歙县人,朱熹门下卓有成就的学生。他的《书说》,直评四书经传,与汉唐古文经学重训诂义疏的传统背道现时驰,抛开传注,借助经文,参以个人体会和一已私见,从中探求性命义理之说。 《易原》理学著作,南宋学者程大昌撰。程大昌(1123—1195),字泰之,休宁县会里(今洪里乡)人。《四书通》理学著作,元代胡炳文撰。胡炳文(1250—1333),字仲虎,号云峰,婺源人。 《易学启蒙翼传》理学著作,元代胡一桂撰。胡一桂(生卒年不详)号双湖,婺源人。《元史儒学传》载有其事迹。胡一桂之交胡方平曾作《易学启蒙通释》,一桂更加以推阐明辨,故曰“翼传”。他写此书的目的,在于弘扬朱学。

程朱阙里元代《书传纂疏》等

《书传纂疏》理学著作。元代著名学者、教育家陈栎撰。休宁县人。《书传纂疏》是陈栎的代表性著作,此书就儒学流踪,将历代名家的意见加以纂疏,凡数十万言。 《春秋经传附录纂疏》理学著作,元末明初理学家汪克宽撰。祁门县桃墅人。《春秋经传附录纂疏》是汪克宽的理学名作,凡30卷。他取孔子手笔之《春秋》,博考诸说之异同,研讨众说,荟萃成书。明大学士程敏政称赞他“六经皆有说,而春秋独盛,平生皆可师,而出处尢正。其道足以觉人,其功足以卫圣”。《新安学系录》理学著作,明程瞳撰。休养宁县人。此书程颢、程颐起,至明弘治年间止,共记录了112位新安理学家的事迹和主要学术观点,是对新安理学家进行系统介绍的第一部专著。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