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方言并非指单一系统的方言,而是由安徽省内各种不同的方言组成。有官话区和非官话区之分。安徽省内各方言可大致分为中原官话、江淮官话、赣语、吴语、徽语四类汉语方言。

官话区包括中原官话和江淮官话,官话区基本可以互相通话,而非官话区的赣语内部和吴语内部也基本可以互通,但徽语内部差异较大,互通有一定难度。

安徽省内江淮官话的代表为合肥话,中原官话的代表为阜阳话,赣语的代表为怀宁话,吴语的代表为泾县话,徽语的代表为歙县话。

安徽方言多种方言系统

“安徽方言”不是单一系统的方言,而是多种方言系统的综合体。它既有官话方言,又有非官话方言。
安徽的官话方言主要有中原官话和江淮官话。中原官话主要通用于淮河以北和淮河以南部分市县,江淮官话主要通用于江淮之间和长江以南的部分市县。
安徽方言中的非官话方言主要有赣语、吴语、徽语。赣语主要通用于大别山南麓和沿江两岸的市县。吴语主要通用于沿江以南和黄山山脉以北县市的乡村里,而且受江淮官话侵蚀严重。徽语主要通用于黄山山脉以南旧徽州府所辖地区。宁国市境内畲族人说的近似“客家话”的汉语方言,我省的畲族人大多住在宁国市东南部的畲乡。

安徽方言中原官话

中原官话是现代汉语八个官话方言之一、安徽省淮河以北17个市县和淮河以南的凤阳县、蚌埠市、淮南市(不含东部九龙岗、上窑、洛河等地区)、寿县(北部)、霍邱、金寨(西北部)、长丰县(北部)等市县的话,均属中原官话。

安徽方言语音特征

1.各地话大都将普通话开口呼零声母字,读成舌根浊擦音?声母。例如,“安”读?a~213,“昂”读?ɑ~55,“爱”读??53,“袄”读??24。1
①为了称说的简便,文中有时也说成“皖北官话”或“皖北话”。
3.各地话韵母的元音韵尾大都丢失,鼻辅音韵尾大都变成鼻化韵母。例如,“买菜”说成m?24ts?53,“报销”说成p?53?i?213,“蓝天”说成la~55tia~213,“刚强”说成kɑ~213t?iɑ~55。
4.各地话都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古清入和次浊入一般并入阴平,古全浊入大都并入阳平,古全浊上今音归去声。例如,失=诗,袜=蛙,食=时,是=世视。
5.各地话都没有把“知绸招唱声”等古知章组三等韵的字读成t?t??声母的情况;没有将成批的“家敲学”等古见晓组开口二等韵的字读成kkx声母的情况。
6.将古全浊声母全部读成清音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声母时,跟普通话一样,也是古平声字读成送气声母,古仄声字读成不送气声母。例如:袍p≠暴p,桃t≠稻t,葵k≠柜k,求≠旧t?,才ts≠在,肠t?(或ts)≠丈t?(或ts)。

安徽方言词语特征

1.在亲属称谓上较特殊的叫法:祖父大多面称“爷”(这与皖中江淮话和徽语的叫法相反,这些话里“爷”多称父亲或父辈的兄弟们,)祖母面呼奶或与表示乳房意思的“奶”有分别;呼父亲为“爹”或“?”(音达),母亲大都呼“娘”;外祖父呼“姥爷”或“外姥爷”,外祖母叫“姥”或“姥·娘”,舅母呼“妗·子”。
2.在人体、疾病方面说法特殊的词:额头叫做“额脑头子”,脖子叫“脖梗子”或“脖脑梗子”,指甲叫做“指甲盖子”(指读阴平);生病大都采用避讳的说法,说“不伸·坦”(伸读抻)、“不郁·着”、“不舒·坦”(舒音出)、“不得劲”等,发疟疾说成“打老瘴”、“发疟子”。
3.有特点的食品名称:大米饭叫“干·饭”(其他方言区叫“饭”),面粉叫做“面”,面条儿叫做“汤”,擀面条儿说成“擀汤”,饺子叫“扁·食”,把包饺子说成“包汤”或“捏扁·食”。
4.动物、植物的特殊叫法:鸭子叫“扁嘴子”,麻雀叫“小小·儿”或“老雀子”,结网的蜘蛛叫“蛛蛛子”或“罗·罗蛛”,蚯蚓叫“蛐·蟮”,母牛叫牛(音四),玉米叫“玉秫·秫”、“油秫·秫”或“大芦·秫”,南瓜叫“倭·瓜”。
5.时间词“今天、明天、后天、昨天、前天”分别说成“今(儿)个、明(儿)个、后(儿)个、夜(儿)个、前(儿)个”,上一年说成“年·时个”。
6.人称代词中都有包括式“咱·们”,还有表现亲密感情的“俺”和“俺·们”。疑问词“什么”说成“啥”(~东西?),“怎么”说成“咋”(~弄的?)。
1.我知不道,他也知不道。
2.我连唤是唤,他都走得不见影儿喽。
3.小杨早就杠家了。 小杨早就家走了。 小杨早就走家了。
4.你瞎摆乎啥瞎摆乎?!
5.天咋还下下下的,咋办口耶?
6.小小的年纪,嘴会讲得很哟!
7.你可见着俺爷没?
8.天又下将起来了。 她又哭将起来了。
9.她哭子细讲之细。

安徽方言江淮官话

江淮官话是现代汉语八个官话方言之一。安徽省的江淮官话区,包括淮河以北的怀远县(县城周边),江淮之间的合肥市、滁州市、六安市(除金寨西北部)、淮南市(限东部九龙岗、上窑、洛河等地)、安庆市区、桐城市、枞阳县等县市。

安徽方言语音特征

1.除怀远、定远、淮南市之外,各地话n与l声母不分。例如:脑=老、年=连、怒=路、女=旅。
2.古全浊声母字今皖中话也读清音声母。今读塞音和塞擦音声母的字,也是平声为送气音,仄声为不送气音。
3.不会区分部分前鼻音与后鼻音,各地话都有en与eng、in与ing韵母不分的现象。例如:根=庚、深身=升声、金民=京明。
4.各地话基本都是分平翘舌音的。即基本能区分zh与z,ch与c,sh与s。
5.各地话都是5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古全浊上声字今音归去声。例如:高低天三(阴平)、平唐龙人(阳平)、古走老米(上声)、坐父放菜大帽(去声)、说笔竹墨拔白(入声)。
6.入声在江淮话中的应用非常广。除上述六个以外,还有踢,憋,撇,木等等。入声属于平仄中的仄调,读音短促,一发即收。
7.江淮话不分尖团音。但是却把ji或发成zi,qi发成ci,xi发成si:如,洗→死,机器→兹刺,对不起→对不此(“不”发入声,buh),老母鸡→老(音同”牢”)母(音同“么”)音同“击”或“孜”
8.江淮话中遇到bi音时有两种处理方法,一是发成快速读“bz”发出类似电的音,二是发成短促的入声,拼音”bie”。此二法不共存,也就是说有固定按法一读的词,也有固定按法二读的词。另外,应对bi音的方法也同样适用于pi,ti,di音。
举例:国骂-“××”(”bz”或“bize”),笔(bih);纰(ps),劈(pih);题目(ts),踢人(tih);堤坝(dz),打的(dih)。
9.江淮话中遇到部分张大口型的音时会有把口型缩小的趋势,比如,谢谢你→戏戏你,姐姐→几几(也有地区保留“姊姊,zǐzǐ”的读音),哥哥→锅锅(阴平阳平皆可),点→diěn),剑→jièn(音似字“进”),鸭子→椰子(入声,短促),嫌贱→行进(“嫌贱”是江淮话中的用词,形容人惹人厌)。
10.另外,江淮话中单独的变化的音有:别→“拜”;吃→“切”;去→“气”;下→“哈”;车按地区有的说成“chii”,有的说成“chei”;蛇同“车”,shii或shei;脚→“觉”(或jueh,发入声。脚字,从月却声,不仅是江淮话,南方很多地区的方言都把“脚”发此音。)

安徽方言词语特征

1.有特点的称谓词:祖父大都称“爹爹”,祖母呼“奶奶”(奶读阴平)。“奶奶”说成上声调时,多指“老太婆”,在含山、桐城、庐江、贵池等地也可以指称“妻子”。外祖父、外祖母大都呼成家公(或“家公爹·爹”)、家婆(或“家婆奶奶”)。姑母称“姥姥”(或“阿姥”)、曾祖母称“太太”或他人可称“老太太”、曾祖父称“太公爹爹”“太公”“老太公”。
2.人体生理方面的特殊说法:舌头叫做“舌条”,左手和右手说成“反手”、“顺手”,腿俗说“胯子”。“生病”大都说成“不好过”、“不快活”、“不自在”,“逝世”婉词说成“走了”,老人逝世说“老之”或“走着”。
3.用具、物品的特殊叫法:自行车叫“钢丝车”(或“脚踏车”),哨子叫“叫子”或“叫居子”,糨糊叫“面糊”,提水桶叫做“提?子”,围裙称为“围腰子”,衣袋儿叫“荷(音hú)包”,铝勺儿叫做“挑子”,鞋叫“孩”。
4.有些食品名称叫法较特殊:大米饭说成“饭”,面粉叫做“灰面”或“干面”,面条儿大都说成“面”,“馄饨”和“饺子”分不清,各地大都叫“饺子”。名为香油实指菜子油,把禽畜凝结了的血叫“血?”或“?子”(?读晃)。
5.动物、植物的特殊名称:鸭子叫鸭,阉鸡叫“镟鸡”或“?鸡”(钅散音线),蝙蝠叫“野老鼠”或“檐老鼠”,乌鸦叫“老哇子”,辣椒叫“大椒”,高粱叫“芦秫”或“芦稷”。
6.人称代词中包括对方在内的说法通常是“我两个”或“我们两个”,而不用“咱”或“咱们”的说法。
7.时间上的特殊称谓:前天:前朝(音qié;zao);昨天:昨朝(音có/cuó/cáo;zao);今天:今个(音gēn;zao);明天:明朝(明音三种,一为má,二为méi<但无后面的i音>,三为méng,朝音同上);后天:后朝(后,音hò/hòu/hào)当代:丈,丈子(丈,应该是“这样”的省音,即zhèyàng→zhàng),如“~几点啦?”
8.方言特色较浓的常用动词:拧毛巾说成“扭手巾”(扭音”肘“),但也有地区说成“整手巾”,另外洗脸的毛巾也常说成“洗脸手”。堵塞说“阻”或“则”(则发入声),~住老鼠洞。向上爬说成“猴”,~到树上去了。“候”(三声),等的意思,~我一会可好?鸡禽产卵说成“生”,如鸡~蛋。开玩笑说成“逗猴”。用刀具切开瓜果之类的动作,常用”杀“,如把这西瓜~两半。扇(耳光)这样的动作常用“刷”或“刮”代替。敲常说成“考”(一声)。踢这个动作,合肥地区也说成“补”或“耸”。另外,“愣”这个字也是非常具有江淮特色的骂人词。
9.方言特色较浓的常用形容词:厚(hou,可发作四声或一声),具有稠、浓度大的意思。如,粥太~之。涝(lao,一声),也是“厚”的意思。如,粥太~人了。赞(zan,二声),夸誉时用到的词,为美好,中意的意思。搡(sang,四声),夸人或物厉害的意思。
形容小孩顽皮淘气说成“害”或“皮”,带贬义。如,这孩子真~!形容人臭美,自恋用“sao”,“sao包”或常用”niao“也带指人装嫩很女人味的样子就跟妖精似得的贬义。如,你真是~哎!形容人惹人厌烦用“讨人嫌”或“嫌贱”。表示量很少或一点的词,”一滴滴““一毫”或“一毫毫”,例如催促人快点会说“搞扫毫”(扫音sao,四声)。形容人吝啬,小气用“抠”或”啬“(读作英文字母 “C”第二声)。如,这个人太~!形容人惫懒拖沓,磨洋工,说成“模”(mu,一声);说人无用、无能,常用“不顶笼”或”不弄子“;形容人愚笨,不用脑子为“木骨”(骨发似“刮”(gue)音,入声);形容心情郁闷烦躁,常说“恶心烦躁”(恶音“务”)。“烧”或“烧包”大多形容男子“骄傲”的表现,“颠狂”通常用来形容“狂妄自大”的样子。“乌漆麻黑”或“黑漆麻乌”都是形容暗的常用词。

安徽方言话语特征

1.小王在家看电视在。
2.小王看电视在。 小王在看电视在。
3.电视开之在。 电灯亮之在。
4.小英子把婆家了。
5.把报纸递把我。 把五块钱把他。
6.小华家去了。 小华赵家了。
7.小王讲他饭一吃就赵路。
8.笋子老很之。 要想之讲,不要抢之讲。 懒之要死。 痒之要命。
9.快去把墙上那苍蝇拍死大。 去把饭煮好大。 把作业写好大。
10.你搞(音“港”)什么东的哎?
11.你干么事啊? 你搞么事啊?
12.你可能别(音“拜”)这么搞?

安徽方言赣语

安徽方言皖西南赣语

赣语是现代汉语十大方言之一。安徽省的赣语主要指通用于皖西南大别山南麓和沿江两岸的岳西、潜山、太湖、宿松、望江、怀宁、东至、贵池市西部及东南角等8个市县的方言。当地人传说,他们的祖先大概是在明初由江西的“瓦屑坝”成批迁徙此地定居的。

安徽方言语音特征

1.读送气声母的字比普通话多。不仅“婆桃葵才墙勤祥从”等字读送气声母,下面这些普通话读不送气声母的字,方言也读成送气声母。例如:步p、稻t、共k、在ts、匠t?、近t?、像t?、松(~树)ts。
2.t?组声母拼合口呼韵母字与t?组声母拼撮口呼韵母字混同。例如:肫=军、除=渠、拴=宣。
3.各地话把普通话的一部分t?、t?、?和零声母拼齐齿呼韵母字,读成k、k、x、?声母拼开口呼韵母。例如:“街”读成“该”、“敲”读成“尻”、“眼”读成“俺”、“瞎”读成“哈”。
4.各地话都把“坛(~子)肝看(~伢)汗”和“团官宽换”等普通话读an、uan韵母的字,读成on韵母。
5.各地话?n与??、in与i?韵母混同。例如:更生=根深、经营=金银。

安徽方言词语特征

1.有地方特点的称谓词:指称岳父、岳母为“外父”、“外母”,妻子称“堂客”、男子汉称“老爹”,已婚妇女称“奶·奶(前一个“奶”字读上声,后一个“奶”字读轻声),指称妻子也叫“奶·奶”,“老”是对老者的尊称,“妹”或“”[n35]都是长辈对下辈的爱称,小孩儿和孩子都称为“伢”。
2.人体和生理方面的特殊词:嘴巴说“几”,吃饭说“其饭”,口水说“口”,鼻涕叫“鼻脓”,右手和左手分别叫“顺手”、“反手”,手掌和脚掌分别叫“手板”、“脚板”,膝盖叫“色老坡”,指甲叫“指嵌壳”,拉屎说“屙液”,生病说“过不得”,人死了委婉地说“走了”,生孩子说“看伢”。
3.有些动、植物的叫法也很特别:肉猪叫做“香猪”,公鸡、母鸡叫“鸡公”、“鸡母”(母音猫),半大的猪叫“半?猪”(?音薄),黄鼠狼叫“黄机灵”,狐狸叫“毛狗”,蝴蝶叫“杨叶”(因”杨哟”),萤火虫叫“亮火虫”。丝瓜叫“网瓜”(网音莽),桔子叫“桔红”,荸荠叫“土栗子”。
4.有些食品的名称很特别:把各种面粉制成的饼叫“粑”,“饭”指大米饭。猪舌头有的叫“口心”,有的叫“赚头”。猪耳朵叫“顺风”,“水饺”是指馄饨,面粉叫“灰面粉”。此外,夹菜说“搛菜”,小孩吃奶叫“喝奶”,晚饭叫“夜饭”,等着吃说“候吃”(候读吼),去菜市场买猪肉,叫“称菜”,猪肉中的瘦肉叫“精肉”。
5.有特色的物品和用具名称:“簟子”是竹编的席子,绳子叫“索”,牙刷叫“牙帚”,刨子叫“推刨”,晒谷物等筛状平底竹器叫“?篮”、“晒筐”[cia?],锄头叫“撼锄”,锄草也讲“撼草”(撼音缓),墨叫“黑墨子”,砚台叫“砚池”,妇女用的马桶叫“马子桶”或“子孙桶”。
6.较特殊的指代词语:方位指代词叫法:近指“得的”、中指“嗯当”(嗯读n)、远指说“委的”;什么说“么事”,有多少说成“有几多”,怎么办说“索何搞”或“哟呵喽”;复数人称代词说成“我几”或“我者”、“尔几”或“尔者”、“几”或者”,什么地方说成“么场子”,没有说成“莫得”。
7.具有特点的动词:“着”就是拿着,站着说成“着”(音技),玩耍说成“戏”,折弯说成“?弯”(音努),藏起来说成“扛起来”,结扎或拴系说成“缔”,发抖、打颤说“打谈”,没有人说成“莫得人”,拧说成“捩”,吵嘴说“讲口”,打架说“角孽”,浇水、上粪说“?水”、“?粪”。
8.有地方特点的形容词:待人和气、关系友好说成“莫逆”,关系不好、不和睦说成“忤逆”,“作孽”在各地话里都有可怜的意思。肮脏、邋遢说成“赖汰”或“赖赖”,头脑不清说成“混沌”,小孩子聪明说成“灵凡”,小孩愚笨说成“木”或“木骨”,女人贤惠说成“停当”,女人不贤惠说成“懂答”,停止说成“歇博”。

安徽方言话语特征

1.尔的戒指落脱多,哭得不歇薄。
2.伢把碗打脱多,莫得碗吃饭得。
3.把本书夺我,我把五块钱夺恩。
4.欢喜尔的死。
5.我长一头。 牛大似猪。
6.我挑担子挑不经。
7.的男人凶得不能。
8.风来多,雨来多,和尚抱个鼓来多,爹爹气喝茶气多,奶奶打出八来多。

安徽方言吴语

安徽方言皖南吴语

吴语是现代汉语的十大方言之一。安徽省的吴语主要分布在黄山山脉以北和以东的14个县市范围内。其中太平、泾县、石台、铜陵、繁昌、南陵、芜湖县等地吴语的通用面较广。

安徽方言语音特征

1.皖南吴语受官话的影响较大,内部出现了不少差异。但是,它们仍保存着吴语的基本特征。即古全浊声母今音仍自成一类,与古全清,次清声母读音不同。保存着“帮旁并”、“端透定”、“见溪群”三分的读音特点。例如:拜≠败,戴≠太≠代,桂≠溃≠柜。
2.古全浊声母在皖南吴语中,已出现不同程度的蜕变现象。这种蜕变现象的明显特点是,“塞音擦化”、“浊音清化”、“送气强化”。
3.各地话都有?n与??、in与i?韵母读音混同的情况。例如:针真=蒸征,林邻=陵灵,根跟=庚耕。

安徽方言词语特征

1.自然、天时方面较特殊的词语:把下降的意思说成“落”如,落雨、落雪、落雾露、落露水、落霜。云说成“云张”,淋雨说成“沰雨”(沰音掇)。今天、明天、后天说成“今朝”(今音跟)、“明朝”(明音门)、“后朝”。垃圾说成“勒色”,泥巴说成“淖泥巴”。
2.植物名称的特殊说法:茄子叫“落苏”,南瓜叫做“北瓜”,菠菜叫“甜菜”,面粉叫“灰面”,高粱叫“芦稷”,玉米叫“包芦”或“六谷”,荸荠叫“荠子”,辣椒叫“辣胡椒”,植物的叶子叫“叶板”,植物的干叫“禾皆子”。
3.生活物品的特殊名称:面条儿叫“面”,线面叫“索面”,馄饨和饺子不分,大都称做“饺子”,开水叫“滚水”,蜂蜜叫“蜜糖”,斗笠叫“箬帽”,围巾叫“围领”,楼梯叫“阁梯”,堂屋叫“堂前”,东西说“物得”,桌子叫“台子”,竹席子叫“簟子”。
4.人体、生理方面的特征词:手脖、脚脖叫“手颈、脚颈”,狐臭说“狐狸臊”,口水说“?吐”,跛足说“脚子”,恶心说“疒反胃”,病了说“不好过”,“不自在”,干活停下来休息说“歇畈”,舒服说“快活”,害怕说“口赫煞”。
5.人品和称谓方面的词:称父亲为“??”或“嗲嗲”(嗲音ctia),伯父称“大??”或“大嗲嗲”,小叔叔称“小??”或“小嗲嗲”,姑父、姨父也称“姑??、姨??”或“姑嗲嗲”、“姨嗲嗲”,呼母亲为“姆妈”(姆读m),外祖父、外祖母呼“家爹爹”、“家奶奶”(奶读阴平),舅舅称“娘舅”或“母舅”,儿媳称“新妇”,小男孩称“小把戏”。
6.指代方面的词:我、你、他大都说“阿”、“尔”(音cn)、“亻渠”,复数式也不用“们”表示。做什么说成“做么”,什么东西说成“么物事”,这里、那里的说法也很特殊,近指有“格里”、“以里”、“以算”,远指有“贵里”、“沟里”、“碍算”等。
7.形容描述方面的词:长得漂亮说“标致”,反之却说“丑死咯”。聪明说“精明”,蠢笨说“拙孽”,懒惰通常委婉地说“身子重”,勤快也委婉地说“身子轻”。为人小气说“小气巴巴”,反之说“大气”。谦虚说“小意”,骄傲说“癫狂”。“氵枭”(音消)可指浓度小也可指厚度薄,“厚”可说厚度厚,也可称浓度大。
8.行为动作方面的词:鼻子闻说“嗅”(音讧),伸手够取物件说“?”(音洼),背、扛说“佗”,晒衣服说“日良衣裳”,站立说“徛”(音技),罩住或盖上说“?”(音坎),大声喊叫说“清(禽)唏鬼叫”,藏起来说“起来”,玩耍说“猎”或“嬉”。取笑人说“诮驳”,捣鬼说“促狭”。“吃”的意义很丰富,可以说“吃饭、吃茶、吃酒、吃烟、吃奶”等。

安徽方言话语特征

1.蚕眠咯。鞋小咯。
2.讲咯讲咯笑起来咯。
3.讲咯一遍,又讲咯一遍。
4.电影我看咯留。
5.我老咯留,头毛白咯留!
6.把五块钱把我。
7.我先去家看看看,回头再去合肥,可中?

安徽方言徽语

安徽方言皖南徽语

徽语是现代汉语中新近被确定的十大方言区之一(也有专家认为是吴语的分支)。皖南徽语主要指旧徽州府及部分毗邻地区的方言。 歙县、绩溪、旌德、屯溪、休宁、黟县、祁门、宁国(南鸿门乡等地)、东至(东南部木塔一带)、石台(占大区)等地的方言。
徽语
语音特征 1.古全浊声母在皖南徽语中一律清音化,今读塞音、塞擦音声母的字大都送气。
例如:歙县 绩溪 旌德 屯溪 休宁 黟县 祁门







2.章组字和知组三等字(除通摄外)
3.古影母字今读开口洪音韵时,大都读成?声母字。例如:歙县绩溪旌德屯溪休宁黟县祁门哑
4.古日母字今音大都读成n或?声母,少数字读成声母。例如:歙县绩溪旌德屯溪休宁黟县祁门绕
5.阳声韵除通摄字之外,在皖南徽语中已不同程度的出现转化为阴声韵的现象。其中咸、山两摄的阳声韵转化得最快,宕、江摄次之。例如:歙县绩溪旌德屯溪休宁黟县祁门胆
6.皖南徽语的调类虽然很不一致,但是平、去两声,都按其古声母的清浊,分化为不同的类别。例如:歙县绩溪旌德屯溪休宁黟县祁门东

安徽方言词语特征

1.天文、地理方面的词:星星说成“天星”,旋风说成“鬼风”或“鬼头风”,刮风说成“发风”,天亮、早晨说成“天光”;开裂说成“开坼”,山巅、山梁叫做“山?”(音杠)、田畔村头的小水沟叫做“水圳”,坦露地面的巨石叫做“石?”。
2.动物、植物方面的词:玉米叫“包芦”,高粱叫“芦稷”,南瓜叫“布(菩)瓜”,浮萍叫“”,梨子叫“雪梨”,山核桃叫“山核”;黄鼠狼叫“黄”,黄犍牛叫“黄牯”,黄母牛叫“黄牛婆”,种公猪叫“猪斗”,生仔母猪叫“猪婆”;公鸡、母鸡叫“鸡公、鸡母”,蟾蜍叫“癞疙宝”,蟑螂叫“蟑油虫”。
3.食物、用具方面的词:烫饭叫“炸饭”(炸音sa33)、晚饭叫“夜饭”,面条叫“面”、饼叫“?”例如“包芦?”、“菜?”、“豆沙?”。把树根,菜根叫做“树?”、“菜?”(“?”读te??)。东西叫“物事”,靠椅叫“交椅”,竹席叫“困簟”,粗绳叫“索”,挑担时用以支撑的木棒叫“打杵”,晾晒衣服的竹竿叫“竿”,竹编大匾子形状的晒具叫“盛筐”(筐音腔)。
4.社会交往方面的词语:玩耍说“嬉”,帮助说“帮衬”,吵嘴说“相争”,节省说“做人家”,送礼说“担恭喜”,道歉说“陪小心”,讲故事说“讲古典”,亲吻说“嗅嘴”,买中药说“点药”,演戏说“做戏”。
5.人体、生理方面的词语:小臂叫“手杆”,手掌叫“手板”,手心叫“手板心”;小腿叫“脚杆”,腿肚儿叫“脚肚”,膝盖叫“脚膝头”,跛足说成“跳脚”;口水叫“口?水”,打瞌睡说成“舂目困”,拉屎、撒尿说成“扌罪屎、扌罪尿”。
6.称谓方面的词:呼祖父为“朝”或“朝奉”,称伯父、叔父为“伯爷、叔爷”,称丈夫为“老公”,称妻子或老年妇女为“老妪”,儿媳叫“新妇”,男子汉称“官客”,妇女称“堂客”,新娘子叫“新人”,呼父为“相”。
7.人称代词方面:单数三称的说法是“我”(音阿)、“尔”(音cn)、“亻渠”(音cti或cke),复数三称的说法多数是“我人”、“尔人”、“亻渠人”。
8.动作、描述方面的词:拿说“担”,端饭碗说“?饭碗”,推搡说成“?”,穿衣裳说“着衣裳”,砸和捶都说“舂”,将身子趴下说“匍下来”,收藏说“起来”,站立和倚靠着说“?”,烤火说“焙火”,折断说成“扌月断”,宽窄说成“阔”、“狭”,“薄”可以表示不浓和不厚的意思,“硬”还可以表示浓的意思。歪斜说成“?”,很干说成“?燥”,差、次、孬都说“下”(下读哈),吝啬说成“小毛”“吃小米”,小孩能干说“有干”,可怜说成“伤阴骘”。

安徽方言话语特征

1.渠吃哩饭喽,尔吃饭不曾? (他吃了饭了,你吃饭没有吃?)
2.手洗洗干净再吃饭。 (手洗干净了再吃饭。)
3.我吃吃饭再去。 (我吃了饭再去。)
4.劳劳动身体要好点。 (劳动劳动对身体有好处。)
5.担钮解下来。 (把扣子解开。)
6.再嬉一日添口歪! (再玩一天嘛!)
7.尔坐一下起,我马上就来。 (你先坐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安徽方言语音种类

1.普通话读t?t??声母的字,在安徽方言中的读音有四种情况:
(1)普通话t?t??声母拼齐齿呼韵母的一部分字(中古见、晓组开口二等字),如:“家街、敲掐、下鞋”等,在淮北及淮河以南的部分地区也读t?t??声11母。在长江两岸和皖西、皖南等市、县的方言里,大都把这部分字读成kkx声母,相应地也把齐齿呼韵母改读为开口呼韵母。例如,芜湖市话“家”读ka31,“敲”读k?31,“鞋”读x?35。
(2).普通话t?t??声母拼撮口呼韵母的一部分字,安徽大部分地区也读t?t??声母。但宁国、岳西、潜山、桐城等方言却读t?t??声母,相应地也把撮口呼韵母读成了韵母或介音的韵母。例如,桐城话“捐”读ct?an,“群”读ct??n,“虚”读c?。
(3)普通话t?t??声母拼i韵母的一部分字(古入声字除外),安徽大部分地区也读t?t??声母。但皖中的合肥市、肥东、肥西、舒城、皖南的绩溪、旌德等地读成tstss声母,韵母也相应地读成了?。例如,合肥话“鸡”读cts?,“旗”读cts?,“喜”读cs?。
(4)“精、酒、钱、秋、小、修”等尖音字,安徽大部分地区跟普通话一样,也读t?t??声母。但在涡阳、阜阳老派、临泉老派、繁昌、歙县等少数地方话里读成tstss声母。例如,涡阳话“酒”读ctsi?u,“秋”读ctsi?u,“小”读csi?。
2.普通话t?t??声母的字,在安徽方言里的读音有以下三种情况:
(1)皖中和皖西南的多数方言把普通话中一部分t?t??声母(来自古庄组的部分)字,读成tstss声母。例如,合肥市话“皱、争”读ts-,“初、愁”读ts-,“师、生”读s-。
(2)沿淮和沿江的大部分市县方言,有ts组声母与t?组声母不分的情况,都读成了tstss。例如,蚌埠市、芜湖市话“知”=“资”,“巢”=“曹”,“山”=“三”。
(3)皖南和皖西南的大部分市县方言,把普通话t?组声母的字,分别读成tstss和t?t??声母。例如,歙县话“之”读cts?,“知”读ct?i,“窗”读cts,“车”读ct?ia,“梳”读csu,“收”读c?i。3.中古“并”、“定”、“群”等全浊塞音声母的字,普通话都读成清塞音声母,平声送气,仄声不送气。例如,“婆”、“步”都是并母字,普通话“婆”的声母是p,“步”的声母是p。
安徽大部分地区的话也是这样。少数市县话跟普通话不一样,有两种情况:
(1)皖西南赣语和皖南徽语,将这些古全浊声母的字不分平仄,大都读成送气的清塞音声母。例如,潜山话和歙县话“婆”、“步”都读p声母,“提”、“笛”都读t声母,“葵”、“柜”都读k声母。
(2)皖南吴语仍保持着古全浊声母字的独立的声类。有的话仍读浊塞音,有的话读成先清后浊音。例如,太平话“败”、“皮”的声母是全浊塞音b,“途”、“度”的声母是全浊塞音d,“葵”、“穷”的声母是全浊塞音?;芜湖县老派话“皮”、“白”读成先清后浊的擦音f?声母,“挑”、“大”读成先清后浊的擦音?声母,“葵”、“柜”读成先清后浊的擦音x?声母,“虫”、“穷”读成先清后浊的擦音??声母。
4.普通话里“脑”、“怒”、“年”、“女”等字跟“老”、“路”、“连”、“吕”等字的声母是不同的,前一组是鼻音n,后一组是边音l。皖北中原官话、皖西南赣语跟普通话一样,鼻音声母和边音声母的字分别清楚。皖中江淮官话和皖南宣州吴语的少数方言跟普通话不一样,这两个声母彼此没有分别字音的作用。多数市县n、l随便读,少数市县全读n或l,总之是n与l不分。例如,合肥市话和芜湖市话都分不清“脑”与“老”,“怒”与“路”,“年”与“连”,“女”与“吕”等字的声母,但两者的情况却有不同,合肥话把这些字大都读成l声母,芜湖话习惯把“脑”、“老”、“怒”、“路”读成l声母,习惯把“年”、“连”、“女”、“吕”读成n声母。
5.普通话“夫”“匪”“方”等字读f声母,“出”“水”“双”等字读?声母。安徽大部分地区的读音跟普通话一样,惟有皖北中原官话的涡阳、临泉、阜阳、界首、亳州等市县的部分地区,才把普通话读?声母跟合口呼韵母相拼的字读成f声母。例如,涡阳话把“书”读成“夫”cfu,把“水”读成“匪”cf?,把“双”读成“方”cfɑ~。
6.普通话“夫”与“呼”,“飞”与“灰”,“分”与“婚”读音分得很清楚。皖中和皖西话跟普通话一样,也分得很清楚。但是寿县、凤台、淮南市区(西部)、泾县、石台、旌德、太平等地的话,以及广德、宁国两县乡间的湖北话,都有f与xu(xu-)不分的情况。这些地方一般把f声母字读成x声母(拼合口呼韵母),也有把x声母(拼合口呼韵母)的字读成f声母(拼开口韵)的,也有把f、x声母的字随便读的。
7.普通话?声母字,在安徽方言里的读音也有分歧。例如,阜阳和合肥话“人”、“绕”、“软”、“绒”、“热”、“日”等都读?声母。在沿淮沿江的一些市县(如蚌埠市、无为)等方言里,大多读成舌尖前浊擦音声母z。当涂方言又读成舌根浊擦音?声母。皖南徽语把“人”、“绕”、“软”、“日”、“热”等字读成?声母,把“如”“绒”等字读成零声母。
8.普通话零声母的字,在安徽方言里一般都读成了有声母的字。有三种情况:
(1)开口韵零声母字,皖北中原官话大都读成?声母,皖中合肥、肥东、肥西、舒城等地读成?声母,沿江江淮官话、皖南宣州吴语、皖西赣语和皖南徽语读成?声母。例如,“安”,阜阳话读c?a~,合肥话读c?~,巢湖话读c?~、歙县话读c??,太湖话读c?an。
(2)合口呼零声母字,在皖东江淮官话、沿淮以南的中原官话以及皖南宣州吴语和一部分徽语里大都读v声母。例如,“温”,凤阳话读cv?~,滁县话读cv??,石台话读cv??,休宁话读cva。
(3)一部分齐齿呼零声母(古疑母开口细音)字,在皖南徽语、皖西赣语里大都读成?或n声母,有的字(来自古疑母开口二等韵)读成?声母。例如,“研”岳西、休宁话读?声母,“义”歙县话读n声母,“咬”岳西和歙县话都读成?声母。
9.普通话ai、au等复合元音韵母,在安徽的淮北话、皖中话和皖南话中,大都读成单元音韵母。例如,“败太”阜阳话读成?韵母,合肥话读成E韵母,歙县话读成a韵母,太平话也读成a韵母;“宝刀”阜阳话、合肥话和歙县话都读成?韵母,太平话读成e韵母。
10.普通话“堵”“途”“路”“祖”“醋”“苏”等字读u韵母,“斗”“投”“漏”“走”“凑”“搜”等字读ou韵母。可是,皖西赣语、桐城话和宁国将这些u韵字都读成跟ou韵母字同音。例如,堵=斗,途=投,路=漏,祖=走,醋=凑,苏=搜。
11.普通话an、a?、?n、??韵母,在皖北中原官话和沿淮一带的皖中江淮官话中大都读成鼻化韵母。例如,“安”阜阳话读?a~,合肥话读?~,“恩”阜阳话、蚌埠话都读?~韵母。
12.普通话an、a?韵母的字,在皖南徽语中大都读成元音韵母。例如,“汤”歙县话读cta,屯溪话读ctau,“官”歙县话读cku?,屯溪话读ckuˇ。普通话有些读u?n、??韵母的字,在皖南徽语中也有读成元音韵的。例如,“敦”休宁话读ctuˇ,“登”休宁话读cta,“生”歙县话读s?,“宁”休宁话读la?。
13.普通话“班”“胆”和“关”“弯”分别读an和uan韵母,“帮”“党”和“光”“汪”分别读a?、ua?韵母。在沿江两岸的马鞍山、芜湖、铜陵、贵池、安庆、怀宁、桐城以及皖南徽语中,都有an与a?不分,uan与ua?不分的情况。例如,芜湖市话“班帮”与“胆党”都读a~韵母,“关光”“弯汪”都读ua~韵母;祁门话“胆党”“感港”都读?~韵母,“帮班”“关光”都读uˇ韵母。
14.普通话“门真跟”和“民林金”分别读?n、in韵母,“蒙蒸庚”和“明灵京”分别读??、i?韵母。在沿淮的中原官话中及淮河以南的大多数方言里,都有?n与??不分、in与i?不分的情况。例如,在蚌埠、合肥、芜湖、安庆等地话里,“彭蒸庚”=“盆真跟”,“明灵京”=“民林金”;在滁县、太平等地话里则“盆真跟”=“彭争庚”,“民林金”=“明灵京”,歙县话“风蒸”=“分真”、“精明”=“金民”。
15.普通话“班搬”同音,“蛮瞒”同音,“关官”同音,“晚碗”同音,前两组都读an韵母,后两组都读uan韵母。然而这些字在皖中和皖东江淮官话、皖西赣语以及沿江宣州吴语里却读成不同的韵母。例如,“班蛮”、“关晚”合肥话读成~、u~韵母,岳西话读成an、uan韵母;“搬满”、“短酸乱官碗”合肥话都读成~韵母,岳西话除了将“官碗”读uon韵母,其他都读on韵母。
16.普通话“居、宣、群”等字读撮口呼y、yan、yn韵母,“猪、拴、唇”等字读合口呼u、uan、u?n韵母。可是在皖西赣语和桐城、枞阳、宁国话里,却把这两类字的韵母混同为一了。例如,“居猪”怀宁话读ct?y,桐城话读ct?,“群唇”怀宁、太湖话读ct?yn,桐城、宁国话读ct?n,“宣拴”怀宁、太湖话读c?yan,桐城、宁国话读c?an。
17.普通话“多”读uo韵母,“堆”读uei韵母,“敦”读u?n韵母,“端”读uan韵母。但是在我省很多方言中,这些字的韵母大都失去u韵头,读成开口呼韵母。例如,“多蓑”芜湖话读o韵,“堆岁”蚌埠话读?韵,“敦孙”颍上与蚌埠话都读?~韵,“端酸”合肥话读~韵,宁国和广德等地话却读成an韵母。
18.普通话“比皮米李低体衣”等字都读i韵母,可是合肥、肥东、肥西、绩溪、旌德等地话却读成?韵母,与“资次私”的韵母相同。
19.普通话kkx声母是不跟齐齿韵相拼的。可是歙县、潜山、颍上话的kkx声母都可以跟少数齐齿呼韵母相拼。例如,歙县话的“狗”ki、“口”ki、“厚”xi的字音,潜山话的“跟”kin、“坑”kin的字音,颍上话“格”kie、“客”kie、“黑”xie等字的读音。
20.普通话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古入声字被分别归并到这4个声调中。皖北中原官话虽然也是四个声调,但是古入声字大都被分别并到阴平(古清入和次浊入声字)、阳平(古全浊入声字)中去。皖中江淮官话和沿江吴语有五个声调,除了有与普通话相同的四个声调之外,还比普通话多出一个入声调。皖西赣语和皖南徽语多为六个声调,除了比普通话多一个入声调之外,大多还将去声分化为阴去、阳去两类。各地话声调的调值与普通话相比,都有较大的差别。例如,普通话阴平读55高平调,全省与其相同或相近的只有铜陵话阴平也读55高平调,贵池话阴平读44次高平调。普通话去声读51全降调,与其相近的有皖北中原官话和皖中沿淮南铁路各市县的江淮官话,这些方言的去声大都读53高降调。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