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宗道(966年—1029年),字贯之。亳州人。北宋著名谏臣。少年孤贫,生活于外祖父家。举进士后,为濠州定远尉,继任海盐县令,后改任歙州军事判官,迁秘书丞。天禧元年(1017年)为右正言谏章。官至吏部侍郎、参知政事,世称“鱼头参政”。天圣七年(1029年)卒,年六十三,赠兵部尚书,谥号“肃简”。

鲁宗道人物简介

鲁宗道人物生平

鲁宗道
鲁宗道(966年~1029年),字贯之,亳州人,少年孤贫。天禧元年(1017 年)为右正言谏章。他任职后,对于如何考察官吏、整顿吏治,向宋真宗提了许多意见和建议。宋真宗对他颇感厌烦。鲁宗道见真宗如此,对真宗说:“陛下你任用我,哪里是仅仅为了收到纳谏的虚名呢?我以身居其位而不实际干事为耻辱,请皇上罢去我的官吧!”真宗为他的敢于直言所感动,在金殿的墙上大书“鲁直”二字,让大家向他学习。
后升任户部员外郎,直龙图阁。仁宗即位后改任户部郎中兼判吏部流内铨。在任期间,他对官吏的考察整理出标准,把考察的情况一条一条公布于殿庑之下。时章献太后临朝参政,当时有人上疏请立刘氏七庙。众大臣明知不妥而不敢言。鲁宗道直言劝阻,使章献太后放弃了这一计划。枢密使曹利用恃权骄横,人人侧目而不敢得罪。鲁宗道在皇上面前几次参奏他。所以那些贵戚、权臣对他都很畏惧,给他送了个“鱼头参政” 的外号,一因“鲁”字上为“鱼”字,二因他骨硬得好像鱼头一样。卒后谥“肃简”。

鲁宗道历史年表

鲁宗道
北宋乾德四年(公元966年),出生。
北宋咸平二年(公元999年),进士(《隆平集》卷六),为濠州定远尉。
北宋天禧元年(公元1017 年),始诏两省置谏官六员,考所言为殿最,首擢宗道与刘烨为右正言。
北宋天圣元年(公元1023年),正月,宋朝河东、河北、陕西三路军粮不足,而三路的军粮储备主要依靠茶盐之利,因而宋仁宗命令中书、枢密院二府大臣共同商讨解决军粮不足问题的措施。为此还设置了一个专门的机构计置司,由枢密副使张士逊、参知政事吕夷简、鲁宗道负责。即位,迁户部郎中、龙图阁直学士兼侍讲、判吏部流内铨。
北宋天圣七年(公元1029年),去世,葬于新郑(今新郑市新村镇水泉村)。

鲁宗道历史评价

鲁公碑亭
脱脱:章献太后称制时,群臣多希合用事,鲁宗道、薛奎、蔡齐参预其间,正色孤立,无所回挠。宗道能沮刘氏七庙之议,奎正母后衮冕为非礼,齐从容一言绝女后相踵称制之患,真所谓以道事君者欤!曙辨奸断狱,为时良吏,在位又多荐拔名臣,若请群臣立家庙以复古礼,皆知为政之本焉。

鲁宗道史料记载

《宋史·列传第四十五》
鲁宗道,字贯之,亳州谯人。少孤,鞠于外家。诸舅皆武人,颇易宗道,宗道益自奋厉读书。袖所著文谒戚纶,纶器重之。举进士,为濠州定远尉,再调海盐令。县东南旧有港,导海水至邑下,岁久湮塞,宗道发乡丁疏治之,人号“鲁公浦”。改歙州军事判官,再迁秘书丞。陈尧叟辟通判河阳。
天禧元年,始诏两省置谏官六员,考所言为殿最,首擢宗道与刘烨为右正言。谏章由阁门始得进而不赐对,宗道请面论事而上奏通进司,遂为故事。尝言:“守宰去民近,而无以区别能否。今除一守令,虽资材低下,而考任应格,则左司无摈斥,故天下亲民者黩货害政,十常二三,欲裕民而美化,不可得矣。汉宣帝除刺史守相,必亲见而考察之。今守佐虽未暇亲见,宜令大臣延之中书,询考以言,察其应对,设之以事,观其施为才不肖,皆得进退之。吏部之择县令放此,庶得良守宰宣助圣化矣。”真宗纳之。宗道风闻,多所论列,帝意颇厌其数。后因对,自讼曰:“陛下用臣,岂欲徒事纳谏之虚名邪?臣窃耻尸禄,请得罢去。”帝抚谕良久,他日书殿壁曰:“鲁直”,盖思念之也。寻除户部员外郎兼右谕德。逾年,迁左谕德、直龙图阁。
宋仁宗即位,迁户部郎中、龙图阁直学士兼侍讲、判吏部流内铨。宗道在选调久,患铨格烦密,及知吏所以为奸状,多厘正之,悉揭科条庑下,人便之。雷允恭擅易山陵,诏与吕夷简等按视。还,拜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
章献太后临朝,问宗道曰:“唐武后何如主?”对曰:“唐之罪人也,几危社稷。”后默然。时有请立刘氏七庙者,太后问辅臣,众不敢对。宗道不可,曰:“若立刘氏七庙,如嗣君何?”帝、太后将同幸慈孝寺,欲以大安辇先帝行,宗道曰:“夫死从子,妇人之道也。”太后遽命辇后乘舆。时执政多任子于馆阁读书,宗道曰:“馆阁育天下英才,岂纨袴子弟得以恩泽处邪?”枢密使曹利用恃权骄横,宗道屡于帝前折之。自贵戚用事者皆惮之,目为“鱼头参政”,因其姓,且言骨鲠如鱼头也。再迁尚书礼部侍郎、祥源观使。在政府七年,务抑侥幸,不以名器私人。疾剧,帝临问,赐白金三千两。既卒,皇太后临奠之,赠兵部尚书。
宗道为人刚正,疾恶少容,遇事敢言,不为小谨。为谕德时,居近酒肆,尝微行就饮肆中,偶真宗亟召,使者及门久之,宗道方自酒肆来。使者先入,约曰:“即上怪公来迟,何以为对?”宗道曰:“第以实言之。”使者曰:“然则公当得罪。”曰:“饮酒,人之常情;欺君,臣子之大罪也。”真宗果问,使者具以宗道所言对。帝诘之,宗道谢曰:“有故人自乡里来,臣家贫无杯盘,故就酒家饮。”帝以为忠实可大用,尝以语太后,太后临朝,遂大用之。初,太常议谥曰刚简,复改为肃简。议者以为“肃”不若“刚”为得其实云。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