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东树(1772年10月4日——1851年6月23日),清代中期文学家及著名思想家。男,生于清高宗乾隆三十七年九月八日(壬辰年,庚子日),于清文宗咸丰元年五月二十四日(辛亥年,庚戌日)卒于祁门东山书院。字植之,别号副墨子。安徽桐城人。他取蘧伯玉五十知非、卫武公耄而好学之意;以“仪卫”名轩,自号“仪卫”老人,故后世学者称仪卫先生。有《仪卫轩文集》《昭昧詹言》等。

方东树幼承家范,聪颖好学,十一岁时仿效范云,作《慎火树》诗,乡里前辈莫不惊异赞叹,稍长从师姚鼐,好为深湛浩博之思,为姚鼐的得意门生,誉为姚门四杰之一。但连应乡试十余次,均告失利,至道光七年宣告不再应试。四十岁以后,不欲以诗文名世,研极义理,而最佩服朱熹。每日鸡鸣即起至深夜,严寒酷暑,苦读精研不断间。哪怕安睡枕上,偶有心得,即披衣省览,执笔录之。乘船江上或坐车路上,忧戚病患之时,只要心有所疑,事有感悟,注时日以记,无一日懈忌。学业大进,说经孝史,诗文小学、浮屠老子、杂家之说,无不探迹扶微,析非审是,博而有要,约而不疏,曾说:“立身为学,固以修德制行,内全天理为报,而于人世事理亦必讲明通贯以待用。”

方东树人物简介

上世明代洪武年间,有名叫方芒者,由婺源迁入桐城鲁谼,代有潜德,世人称为鲁谼方或猎户方。明清两朝桐城有五大姓氏,即张、姚、马、左、方。方氏又分三支:桂林方、鲁谼方和会宫方。所谓“桂林”即折桂入翰林之意,亦有折桂如林之说,读书做官,人文鼎盛,最为显赫,以方孔夫子、方以智和方苞等人为代表。鲁谼方则不然,该族其本上农制耕为主,守猎为副。读书从教者有,高官显爵者无。方东树高祖方睃,号竹圃,酷爱读书,嗜学如命,在他倡导下,族人弃猎从文渐成风气。他延名师,以古学教子,累世遂以学行闻名于世。曾祖方泽,乾隆优贡生,八旗官学教习,候选知县。祖方训,处士。父亲方绩,县学生,有著作行世。
乾嘉年间,海内学者兢言考澄,名曰汉学,穿凿破碎,迷失大道,尤喜攻程朱理学。当时名公巨卿、高才硕士数十余人,递相祖述,风行一时,气焰极盛。其间有心批驳者,然因读书未博,入理未精,终不敢昌明其先。为捍卫程朱理学,姚鼐挺身而出,力排众议,著文辨之,然其风未已。方东树便含愤著《汉学商兑》,旗帜鲜明地“正其违谬”,说:“为汉学者,惟取汉儒破碎,穿凿谬说,扬其波而汩其流,抵掌攘袂,明目张胆,惟以诋宋儒攻朱子为急务,不知学之有统,道之有归,聊相与逞志以惊名而已。”是书于道光十一年刊行,方东树名声大震。自此,汉学家诋诬程朱之风始渐平息,学风始回归正轨。近人梁启超评《汉学商兑》说:“其文辞斐然,论锋敏锐,所攻者间亦中症结。”
方东树少补县学生,锐意有用世志,然终困诸生无所试。新城陈用光与方东树同为姚鼐门生,且交谊深厚。陈用光曾聘方东树为其家弟子授经学达三年之久,可见陈用光对方东树的信任。陈用光科场得意,方东树的众多朋友都纷纷力劝他去应试,认为机会难得,切莫错过。陈用光也曾函告方东树,希望他参加乡试。方东树说:“从光宗耀祖来说,我确实应该参加乡试,得个一官半职,宽慰父母。然而我早已无意科场,再说这次主考是我的同门师兄,好朋友,我不能为难他,应为他避嫌才是。”最终他拒绝去参加乡试。嘉兴沈鼎甫侍郎督学安徽,向巡抚邓廷桢推荐方东树,选拢他贡成均,他亦不就试。道光三十年,姚莹以方东树的懿行美德荐孝廉方正,方东树说:“我已老了,为什么还要受此虚名呢?”亦婉言辞谢。
方东树为人极富有同情心、重情感。姚鼐逝世数十年,每与他人言及恩师,常落泪不止。族戚交游门人中,有疫病患者,忧戚至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与人言泪随声落。自奉极菲而遇人则厚,凶岁灾年则自己节衣缩食以周济贫穷。姚莹左迁入四川,见方东树家贫穷不能自给,临行前给银数百两以维持生计。后闻姚莹出使西藏乍雅,历经艰辛,方东树把银两如数送还至姚莹家。
方东树一生以授徒为生,客游四方,主讲席,及家居时,凡以诗文求教者,知无不言,既告之法,必劝进以古人务求之义,遇事据理直论,廉介刚毅,是非分明,常面折人非,因此颇招人怨。有某县令仰慕方东树文名,以重金求方东树为其父撰写墓志铭,方东树深知其人贪鄙,说:“我家贫,确实需要银两,但人品文德更重要。”县令怀恨在心,借机生事,扬言要使方东树下狱,他毫无畏缩。
方东树虽一介寒儒,但忧国忧民,与公卿交往,敢于进言献策。道光十一年,桐城发大水,灾情严重,不少百姓流离失所,生活无依。县令杨大缙贪婪虐民,变本加厉搜刮民财。百姓苦不堪言,民怨沸腾,上万人围困县衙,声言要驱逐杨大缙出境。杨大缙惶恐不安,以百姓骚乱为由,上报大府,请求派兵镇压。其时,方东树在邓延桢幕府,向邓延桢陈述实情,并陈说利害,且以身家性命担保。邓延桢一向敬重方东树,责成杨大缙要安抚灾民,妥善处理,事态始得平息。
道光十八年,方东树在广东巡抚邓延桢幕府。当时英国人贩卖鸦片,毒害中国人民,方东树忧心如焚,上《匡民正俗对》,陈述鸦片之害,请厉禁鸦片,并指出英国驻广州领事义律,桀傲嚣张,不受清廷法律约束,劝邓延桢拘捕杀之,以绝后患,张扬国威。邓延桢怕引起事端,为英国人入侵制造借口,没有采纳。后来义律果然滋事,百般挑衅,有恃无恐。鸦片战争爆发后,东南各省官员纷纷退避,惟恐得罪英国人,大多不战而逃。其时,方东树蛰居家中,见国势日非,痛心切齿,泣涕如雨,忧愤成疾,作《病榻罪言》,洋洋万言,痛批投降派谬论,论制责之策,从战略方针到具体措施,从发动民众到收服汉奸,慷慨激昂,直言无隐,字里行间洋溢着爱国主义热情。他将该文转呈浙江军门卞士云,请他代为上报,并作诗言志:“敢将微贱忧天意,漫托虚空饷远思。老死端无陈事日,新书始见属辞时。”令人痛心的是,方东树的一腔忠贞爱国热情不被统治者重视,只落得壮志难酬,抱恨而终。
方东树所交尽当世宏才硕学,而尤重实行之士。其文醇茂昌明,言必有本,随事阐发皆关世教民生。管同说:“古称立言不朽惟先生近之,诗则穷源尽委而沉雄坚实,卓然自成一家。”毛生甫称赞方东树:“学则淹博,理则明粹,冲强守道,百余年来一人而己。”姚莹说:“方东树先生老而穷,见道愈笃,言义理粹密,有过元明诸儒者,知者咸谓无溢量焉。”
方东树晚年应祁门县令唐鲁明邀请,移任祁门东山书院主讲。方东树家贫,急需钱买山葬亲,便不顾年高体衰,毅然前往。门人文汉光、甘绍盘放心不下,自愿跟随奉侍。于咸丰元年五月二十二日偶染微疾,遂不入寝室,与门人饮酒论学自若。二十四日病情加剧,自感大限将至,便从容沐浴、更衣、加冠,然后移至讲堂安坐,修书一封感谢唐鲁明,至申时,便溘然辞世,享年八十。

方东树著作

方东树的著作
著《汉学商兑》,以攻考据家之失,尝游粤东,值禁鸦片,著《匡民正俗对》,陈禁之之道,鸦片战起,著《病榻罪言》,论御之之策,皆不用。东树古文简洁,涵蓄不及鼐,能自开大以成一格。著有《仪卫轩文集》十二卷,及诗集、《昭昧詹言》《老子章义》《阴符经解》……等十余种,均《清史列传》并传于世。

方东树《清史稿》记载

方东树,字植之,桐城人;宗诚,字存之,从兄弟也:皆诸生。东树曾祖泽,拔贡生,为姚鼐师。东树既承先业,更师事鼐。当乾、嘉时,汉学炽盛,鼐独守宋贤说。至东树排斥汉学益力。阮元督粤,辟学海堂,名流辐凑,东树亦客其所,不苟同於众。以谓:“近世尚考据,与宋贤为水火。而其人类皆鸿名博学,贯穿百氏,遂使数十年承学之士,耳目心思为之大障。”乃发愤著《汉学商兑》一书,正其违谬。又著《书林扬觯》,戒学者勿轻事著述。
东树始好文事,专精治之,有独到之识,中岁为义理学,晚躭禅悦,凡三变,皆有论撰。务尽言,惟恐词不达。年八十,卒於祁门东山书院。他所著有《大意尊闻》《向果微言》《昭昧詹言》《仪卫轩集》,凡数十卷。东树博极群书,穷老不遇,传其学宗诚。既殁,宗诚刊布其书,名乃大著。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