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亚玲,女,1961年10月出生,汉族,安徽芜湖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黄梅戏代表性传承人。

吴亚玲人物经历

吴亚玲
1975年,12岁的吴亚玲考入省艺术学校黄梅戏班,聪明伶俐、勤奋好学的她在学校苦练演唱技巧,深得老师喜爱。可是好景不长,半年之后,她那甜美的歌喉竟然不能出声,其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长达三个学期之久的变声期让吴亚玲仿佛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但倔强的吴亚玲始终不曾放弃。在丁俊美老师的精心指导下,她终于攻克了变声难关,“哑铃”变成了“银铃”,毕业演出时更以班里的尖子生被选为第一主角。
1980年,吴亚玲和同班的9位同学一起被当时的省黄梅戏剧团选中,进团不久,他们就接受了赴香港演出的任务,吴亚玲一人身兼《天仙配》中的五姐、《女驸马》中的公主二角,她和她的同学马兰、吴琼、杨俊、袁枚五位姑娘在演出中个个体态轻盈、神采飞扬,唱、念、做、打各有所长,充满着青春的朝气,赢得“五朵金花”的美称,随后,吴亚玲又在全国首届黄梅戏青年演员电视大奖赛上,以一曲情浓意雅的《葬花》唱惊四座,跻身“黄梅戏十佳”之列。
1980年,省黄梅戏剧团从她那个班上选拔了五男五女10位优秀学生进入剧团,吴亚玲是其中之一,从那时起她就与黄梅戏不离不弃。
舞台剧照
1981年,马兰、吴琼、杨俊、吴亚玲、袁枚这5个女孩赴香港演出,引起轰动,并获“五朵金花”称号。
1982年,黄梅戏神话剧《龙女》开始排演。《龙女》公映后,吴亚玲初次品尝到成功的,也从中体会到做一名黄梅戏演员是非常值得自豪的事。
在这这么多年的艺术道路上,吴亚玲在舞台上成功扮演了众多角色:《天仙配》中的五姐和七仙女、《女驸马》中的公主、《龙女》中的珍姑、《无事生非》中的李碧翠、《红丝错》中的章榴花、《红楼梦》中的林黛玉、《秋千架》中的公主、《长恨歌》里的梅妃、《挑女婿》中的张丽英、《墙头马上》中的李千金、《雷雨》中的繁漪……吴亚玲说,无论是哪个角色,每一次扮演都是一次新的艺术体验和表现,从不敢有丝毫马虎。
2001年,省黄梅戏剧院改编排演了大型古装戏《墙头马上》,吴亚玲扮演戏中的李千金。
2002年,吴亚玲凭借在新编黄梅戏《墙头马上》中饰演的“李千金”一角的出色表演,摘得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
2013年10月,在中国山东济南举行的第十届艺术节上,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携该剧院《雷雨》(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目)参加“十艺节”及第十四届中国文华奖评选的演出,在该剧中扮演繁漪一角吴亚玲因其严谨且具爆发力的表演,得以与殷秀梅、杨丽萍、朱世慧、李东桥、杨俊等21位歌唱家、舞蹈家及戏曲各剧种表演艺术家被授予了“2013年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表演奖”。
吴亚玲的淡泊是出了名的。她从不在人前以名人自居,也很少在黄梅戏舞台以外的公众场合露面。甚至在说到自己曾经获过哪些奖项时,她都会犯点“小迷糊”。不是她原本平淡。作为黄梅戏“五朵金花”之一,她参与缔造了黄梅戏的第二度辉煌。20多年前,她就以在黄梅戏《女驸马》、《天仙配》和电影《龙女》中的出色表演折服了无数观众。她娇俏的扮相与甜美的唱腔也因此深深印在了观众的脑海中。其后,她坚守黄梅戏舞台,参与了多部新编黄梅戏的创作与演出。2002年,她凭借在黄梅戏《墙头马上》中的表演获得了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她也并非没有机会。早在《女驸马》中俊美的“公主”与《龙女》中娇俏的“珍姑”为观众所津津乐道之时,许多的“橄榄枝”也伸向了她。据她本人介绍,当年曾有电视剧《红楼梦》等多个影视剧组与她接洽,但考虑到时间等方面与她钟爱的黄梅戏事业相冲突,她都一一放弃了。
昔日“五朵金花”中的另外四朵已经逐一走出了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只有她,从1980年毕业分配到“省黄”,一直痴守着在这里,守在黄梅戏的舞台,也守在黄梅戏的故乡,她说:“我从来就没想过要离开。”
四点钟化妆,为戏而痴
吴亚玲的“痴”更是让人叹服。说起她的“四点钟化妆”,省黄梅戏剧院几乎无人不晓。她为自己立下了一条“铁”的规矩——“四点钟化妆”。只要晚上有演出,她一定会在下午4点准时出现于化妆间。这条规矩,从她作为黄梅新秀登上舞台时立下,一直不曾打破过一次。吴亚玲笑言,与她合作过的化妆师没有不“怕”她的。“四点钟化妆”的内涵是很丰富的,它不只包括化妆与更换戏服,还有在精神上进入状态,也即“入戏”。对此,吴亚玲只是很质朴地说,如果不那样做,她在演出的时候心里就没有底。提前做足“功课”,是对自己表演的负责,是对艺术的负责,也是对观众的负责。4点钟化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并非易事。由于戏剧表演的特殊性,戏服穿上以后,演员就不能坐了,吴亚玲却用20多年的时间把这个常人难以适应的规矩变成自己的习惯。为了恪守“戏比天大”的原则,她没能与至爱的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吴亚玲不爱提自己为艺术牺牲了多少,但这将永远是她无以弥补的遗憾。
摘“梅花”,实至名归
2002年,多年痴守终成正果。吴亚玲凭借在新编黄梅戏《墙头马上》中饰演的“李千金”一角摘得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成为马兰、黄新德、杨俊、韩再芬、李文、赵媛媛等人之后又一位获梅花奖的黄梅戏演员。吴亚玲认为,这部戏之所以能得到广大观众的认可,是因为在编、导、演三个环节上都下了“巧功夫”,在保持黄梅戏自身艺术特色的同时,对音乐、表演等方面做了细节性的“加工”,更加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因而收获了很好的舞台效果。“巧功夫”的背后是“苦功夫”。为了排这出戏,当年春节,剧组的全体演职员都没有回家过年,而是在没有暖气的房间里接近封闭式地排练。“梅花奖”是对吴亚玲演技的肯定,也是对整个剧组探索精神的肯定,值得!吴亚玲与黄梅戏一起走过的20余年,是一个演员最珍贵的年华,也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人生阶段。如今回首,她道出斩钉截铁的两个字——“值得”!她认定自己“得到的更多”。
她得到的不只是“梅花奖”,也不只是声誉。也许恬淡之人反而更能得到生活的眷顾,舞台上的她赢得了观众的掌声,舞台下的她拥有美满的家庭。她与现任省黄梅戏剧院院长的蒋建国,因黄梅而结缘,也因黄梅而相知相守20多年,女儿莎莎已经上了大学。事业成功与人生完整两不误,也许是她与其他几朵“金花”最大的不同。同为“五朵金花”之一的吴琼在其自述里也由衷地感叹,“亚玲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吴亚玲主要作品

舞台剧

黄梅戏作品 扮演角色
《龙女》 珍姑
《狐女婴宁》 婴宁
《遥指杏花村》 桂芳
《天仙配》 七仙女
《女驸马》 公主
《红丝错》 张榴花
《秋千架》 公主
《红楼梦》 林黛玉
《雷雨》 繁漪
《墙头马上》 李千金

吴亚玲获奖记录

戏剧表演
2002   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墙头马上》   (获奖)   1995   第二届黄梅戏艺术节表演银奖   (获奖)   1989   全国青年演员黄梅戏电视大赛“十佳演员奖”   (获奖)   

吴亚玲人物荣誉

国家一级演员、安徽省政协常委、黄梅戏“五朵金花”之一,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享受国务院颁发的特殊津贴。曾荣获全国青年演员黄梅戏电视大赛“十佳演员奖”。中国安庆第二届黄梅戏艺术节“表演银奖”。她扮相俊美,气质温存,表演含蓄。她在电影《龙女》中演珍姑;电视剧《狐女婴宁》中饰演婴宁,《遥指杏花村》中饰演桂芳、《家》中饰演梅表姐、舞台剧《天仙配》中饰演七仙女;《女驸马》中饰演公主;《游春》中饰演赵翠花、《红丝错》中饰演张榴花;《千秋架》中饰演公主、《长恨歌》中饰演梅妃。尤其在《红楼梦》中饰演林黛玉、《雷雨》中饰演繁漪,《墙头马上》中饰演的李千金更是生动的体现了她的表演风格,深受观众喜爱。
2002年凭借在《墙头马上》中“李千金”一角的出色表演获得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吴亚玲人物评价

剧照
扮相俊美、唱腔圆润、气质温存,是吴亚玲留给观众最深刻的舞台印象,也是她二十多年来孜孜追求的艺术境界。
享受国务院颁发的特殊津贴。曾获全国青年演员黄梅戏电视大赛”十佳演员奖”。她扮相俊美,气质温存,表演含蓄。在当年的“五朵金花”中,只有吴亚玲还在安徽,坚守在传统黄梅戏的舞台上。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黄梅戏演员纷纷改行,投身“钱途”更加光明的影视界、音乐圈。外形俊美、气质温婉的吴亚玲自然也收到了不少导演抛来的“橄榄枝”,但她与蒋建国始终没有离开过黄梅戏这个舞台。“我也并不是在拼命坚守,而是从未想过要离开。每个人的想法可能不同,当我们塑造的人物形象得到大家的认可和赞同时,我觉得特别地开心。”吴亚玲说,她不曾动摇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来自丈夫。“从上学到工作,我们两个总是在一起,始终没有分开过,这种出双入对的感觉让我觉得很幸福,也很满足。虽然和我们一起进团工作的五男五女十个人,只剩下三个还在坚守阵地,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他们的坚守等来了收获。2002年,吴亚玲凭借在《墙头马上》中“李千金”一角的出色表演获得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2005年,蒋建国也凭借在黄梅戏《 雷雨》中的精彩演出,捧回了“文华奖”和“梅花奖”。夫妻俩成了戏剧界中罕有的一对“并蒂梅”。

吴亚玲社会活动

对吴亚玲的采访临时从前晚改约至昨晨,因为她实在太忙了,前晚在滨湖新区演出,昨晚在政务区演出,前一天中午还要接待请她6月到香港演出的朋友。坚守黄梅戏舞台30多年、“五朵金花”中还“厮守”在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吴亚玲说:“我留恋这个舞台,也从来没想过要离开。”姐妹吴琼说她“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她笑着告诉记者:“是的,生活很幸福。下个月,女儿就要结婚了。”
遇见“繁漪”很幸运
30多年黄梅戏表演生涯,吴亚玲获奖无数,有些奖她已经记不清了,“但《雷雨》是省内惟一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奖的戏”,她表述清晰:“在《雷雨》中演繁漪一角算是我人生的第二个挑战。”
据了解,新编黄梅戏《雷雨》由著名话剧导演王向明跨界执导,编剧为戏剧界的“曹禺专家”隆学义,著名黄梅戏作曲家、当年《天仙配》的作曲者、80多岁高龄的时白林担任作曲。该戏将原著中大少爷周萍“擢升”为一号人物,所有戏剧冲突紧紧围绕这个人物展开。吴亚玲的丈夫、现任省黄梅戏剧院院长蒋建国担纲周萍一角。《雷雨》自2005年推出,多次赴京津等地演出,获得观众好评。“繁漪这个角色大家都很熟悉,她的内心情感复杂,就是因为她的复杂性,让我觉得遇到这个角色是我的幸运。”吴亚玲强调说:“艺无止境,表演能力没有到头这么一说,上了舞台赢得观众认可的时候,就会有无尽的满足感。”
从没想过走其他路
如果繁漪是吴亚玲人生第二个挑战,那么出演《墙头马上》的李千金则是她职业生涯接受的第一个挑战。“往事萦萦,不堪回首付行云……”吴亚玲说:“这个角色年龄跨度比较大,前面是个大家闺秀,到后面私藏生子,成了母亲,我等于从花旦演到青衣。”她凭借这部戏一举摘得中国戏剧界最高奖“梅花奖”。
自1975年进入安徽省艺术学校,吴亚玲与黄梅戏结缘已有37个年头。如今,她仍是一名一线演员,“一年下来要演三百多场。到全国各地表演,还受邀到法英美澳等国演出。”吴亚玲表示:“我从没想过走其他的路,我对舞台很执着也很留恋。”
尽管流程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但吴亚玲依然有“四点钟化妆”的老习惯,“无论是晚上几点演出,我最迟不超过4点半开始化妆,服装一旦穿好,就不再坐下”,尽管像《千秋架》里的古装凤冠重好几斤,但她坚持不坐着休息,“因为戏服是乔其纱做的,坐着可能把它弄皱,这样的话一来对不起服装师,二来上舞台也不好看,对不起观众。”
姐妹相聚没距离感
“如果不是当时的领导大胆起用我们年轻演员,我不敢想能有这样的成绩。”1981年,马兰、吴琼、杨俊、吴亚玲、袁枚这5个女孩赴香港演出,引起轰动,并获“五朵金花”称号。吴亚玲犹记得当年黄梅戏的辉煌:“我们五姐妹的大幅剧照贴在剧院门口,从香港回来以后就在全国各地巡演。”
2008年,因吴琼举办个人演唱会,五姐妹时隔十多年再相聚。吴亚玲感叹说:“当我们几个人真的聚在一起时,我觉得仿佛从没分开过,你看,我们既是同班同学,后来又在省黄梅戏剧院做同事,虽然之前也有一些磕磕碰碰,但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在,所以再相聚时没有距离感,大家少不了吃吃饭聊聊天。”
女儿下月就要出嫁
姐妹吴琼说她“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对此,吴亚玲笑着告诉记者:“我确实很热爱家庭生活,我演出累了,回到家就喜欢打扫卫生,把家里物品重新归置一下,在阳台上侍弄花花草草,我还特别喜欢小动物。”
吴亚玲说她跟丈夫蒋建国已有相当默契。“我们最早是同班同学,后来一道到剧团工作,1985年组建家庭,我们不光在排练场交流,回家也切磋戏方面的事,偶尔也为此争论。另外,他在还负责剧院的行政工作,我也帮忙看着新戏的本子创作这块。”说到女儿莎莎,吴亚玲更情不自禁笑出声来:“她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在北京做金融财会方面的工作,准女婿是她合肥一中和在悉尼大学读研的同学,我挺放心的,也挺欣慰的。”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