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百科知识

陕北话

陕北话、又称陕北方言,是一种使用于陕西省北部及其附近地区的汉语方言,语言学上系属晋语。陕北话,你究竟能“解(hài)哈”(理解)多少?都说陕北话乍一听来,有点土得掉渣。不过,细细咀嚼,方才品得其中韵味无穷。

陕北话如听古人言

很多人都说,陕北话听不懂,因为陕北人不经意间挂在嘴上的方言,就像古人说的文言文。著名作家史铁生也曾感慨:“陕北人说古代话!”
  2007年,曾在延安插队的北京知青王克明出版了研究陕北话的专著《听见古代》,搜集了3900多个词语,并尽量从古代典籍中找到出处,称“听陕北人说话,如同听古人言”。
  听陕北人说话,缘何如同听古人言,或者说陕北话为何会这么古老?榆林学院中文系退休教授马世平介绍,陕北是黄帝部族的发祥地和主要活动区域之一,后成为周秦故地,汉代时又处在十分重要的地理位置上,因此文化底蕴深厚。体现在方言中,一方面,陕北话保留着大量周秦古语,可以在典籍中找到很多依据;另一方面,陕北话又融会了汉代各个文化区的语言,荆、淮、吴、楚方言,无不在陕北话中得到保存。
  多年从事陕北民俗研究的张俊谊认为,陕北话之所以保留了很多古汉语,是因为一方面陕北地处北方,历史上的古汉语产生于这里;一方面在历史的演进中,由于陕北闭塞、与外界交流少的缘故,直接决定了很多古汉语在陕北保留了下来。
  其实,当我们津津有味地拜读古文时,你是否发现很多词语似曾相识。如陕北本土作家路遥《平凡的世界》,又未尝不可当作一本古书来读,史铁生《遥远的清平湾》,都提到过关于陕北话中保留着大量的古汉语。还有,丁玲《一颗未出膛的子弹》中提到:“你到底是那搭人,年级说的话咱解(hai)不哈嘛!”这里的“解不哈”就是不明白。李季《当红军的哥哥回来了》十二中有:“那时都是猴娃娃,可不能光凭你妈的那一句话”中,“猴娃娃”就是纯正的陕北话,是对小孩子的昵称。

陕北话陕北民歌宣传

说到陕北话的传承,我们首先想到的自然是陕北民歌,因为,陕北民歌依附于陕北话。
  对陕北民歌颇有研究的榆林学院中文系主任贺智利表示,陕北民歌里绕不过陕北话,陕北民歌就生长在陕北话里。而今的一些年轻歌手,嫌方言土气,想用“洋气”的普通话唱陕北民歌,但一唱就唱没了“精气”。还有一些非陕北籍的歌手唱陕北民歌,他们倒是想用地道的陕北话演唱,但由于语言不通,鼻腔里缺少鼻音,他们便唱不出陕北民歌那种浑厚大气的感觉。
  如有这样一句陕北民歌:“你妈妈打你不成材,露水水地里穿红鞋。”“鞋”在陕北方言中读hai,而许多演唱者却把“鞋”字唱成了xie,这样唱既不与上一句“材”押韵,又失去了陕北话风味。
  说到对陕北话的研究,那我们就不得不提2011年出版的我国第一部大型陕北方言词典《陕北语大词典》,词典共24卷200多万字,24000多词条。这本书竟然是一对父子花费半个世纪的呕心之作,他们就是清涧县76岁的杨明芳老人和46岁的儿子杨进。杨进说:“20多年来,我走遍了榆林、延安两地数百个村子,父亲则负责对我搜集到的词语进行释义、考证。”不仅如此,杨进更是走遍了全国各地有珍藏陕北话的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搜集了3万多个词条,最终有24000多个入书。
  而在杨进看来,陕北话的词语究竟有多少无法说清,但对其的传承有三种途径:笔记记载、民歌传唱和口头交流。“应该说,陕北民歌对陕北话的传承最为明显,意义也最重大”。

陕北话陕北笑话

正宗陕北方言笑话
“树格擦擦上圪蹴两个巧巧,母巧巧对公巧巧说:咋及老见你嘴里格软软格软软的吃甚着了?公巧巧说:鳖宗。母巧巧又问:拉的?公巧儿说:才将在地哈逮的么。母巧儿又说:则你干给俄也逮上一个么。公巧儿骂道:你个懒孙!自个儿不逮个三?母巧儿说:那你给俄吃上一点点么,就一点点。公巧儿说:一满剩哈半格答答兰。母巧儿说:就吼吼儿一点儿咋个?公巧儿说:就不。母巧儿恼兰,兰脑上美美的把公巧儿颠了一打,一哈把鳖宗打得趟兰,说:叫你给老丫再脏!丫丫吃不成都别想吃!公巧儿说:则干趟兰么,你咋周么个冷孙!则去求,再等丫丫引你串着。”
  这个笑话可能很多外地人根本就看不懂,如“巧巧”其实就是“小鸟”,“鳖宗”就是普通话中的“蚂蚱”,“懒孙”就是“懒鬼,懒汉”,“丫丫”就是“爷爷”。更有人调侃称:“这可以说是陕北方言八级考试了,一般人绝对过不了。”
陕北人写的情书
“青爱的,克多时没见你兰,不晓得你过得杂个。你记不记得俄兰,说句淘心窝子话,我克想你兰……我一哈就看上你兰,咱们都是农村娃娃,你心不高,我样普通,咱们凑合过日子吧。好兰,我就写这么些吧,一切尽在不言中,想你的夜,黑的是啥也看不见❤️!”

陕北话现状

陕北话没以前地道

或许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行走在陕北的大街小巷,听到的都是普通话,说方言的人越来越少了,也越来越不地道了。
  马世平说:“如今陕北大多数年轻人和小孩都已经说普通话了,会说地道陕北话的也就是些老年人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们。”

陕北话面临消失危险

陕北话中词汇由于形成的特殊性,在普通话中是永远找不到更确切的词语替代。现在,这些优秀的民俗文化面临着消失的危机,不仅是陕北话,全国各地方言和全世界的一些语言都面临同样的命运。
  “再过41年,90%的人类语言将消失!”西南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诗人罗庆春语出惊人,并提出希望建一座“语言博物馆”。
  马世平认为,在陕北话发展过程中,方言的许多特色也会消失。比如,陕北现在很多人就不再使用”入声“了,还比如“上街”以前读作“shànggāi”,现在读作“shàngjiē”;“下去”过去读作“hàge”,现在很多人就读作“xiàqù”,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贺智利认为,方言的发展是历史的必然,是符合语言发展规律的。陕北话要在变异中发展,在发展中变异。如今,陕北话中容纳了很多外来词,在交流中,陕北话中一些符合社会需求的语言也被其他地方所接受。现在陕北发展了,与外界交流愈加频繁,陕北方言也要随之进步融合。

本文来自投稿,投稿人:ccav5,当前页地址:https://www.dxju.cn/archives/13486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丁香知识网”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联系我们

1805654021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ziylh00@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